这曾是共享租衣平台衣二三的广告语-大鱼吃小鱼的游戏-洛江新闻网
点击关闭

服装二三-这曾是共享租衣平台衣二三的广告语-洛江新闻网

  • 时间:

2020年春运启动

租賣結合應從B端找流量「共享租衣,落點在於租,而不是共享二字。」互聯網時評人張書樂表示,共享租衣平台一直沒有轉變自己的經營模式,以會員租賃為主。不過,除了針對普通狀態下的服裝租賃外,更多服裝租賃會發生在特殊場景下的垂直租賃,如演出服裝、婚禮或慶典專用服裝、證照用服等等。當下,共享租衣平台整體上市場需求一直都不旺盛、 碎片化,且缺少用戶黏性。大多數用戶都是為了解決某一臨時性需求而選擇租賃,很難形成回頭客。

業績承壓共享租衣遇寒冬衣二三的賣衣求「利」並非偶然,當共享的風口已不在,融資漸少,而共享租衣這個領域成本高、回本慢,平台需要尋找新的資金流入。

衣二三App首頁顯示,該平台有超100萬件的共享服裝,每件標價在幾百元到上千元不等,意味着平台至少預先支出數億至10億元的成本購置服裝,購置服裝的費用還在不斷上漲。如果這些服裝最終以1-2折的價格全部賣出,則僅有幾千萬元的收入。 粗略計算,其中的差額需要有至少10萬年卡用戶,或者至少30萬季卡用戶,或者300萬的包月用戶連續復購。對此,北京商報記者聯繫到衣二三的工作人員,截至發稿,該工作人員並未對平台的註冊用戶、復購用戶數量給出回復。

張書樂認為,共享租衣行業可以跳出現下的運營模式,直接在線上收集碎片化需求,並在區域乃至全國範圍內針對用戶的需求進行放量和服裝調度,用快遞的方式來達成和用戶之間的交互。同時,針對那些大規模租賃需求,形成解決方案從B端尋求收益。

商品詳情頁面顯示,商品的「劃線價格」為商品的專櫃價、吊牌價、正品零售價、 廠商指導價或該商品曾經展示過的銷售價格等,僅供參考。北京商報記者以顧客身份向衣二三官方優品店的工作人員諮詢時, 該工作人員表示,劃線價為商品正品吊牌的銷售價格。

「每月只要499元,就能擁有亮麗的人生」,這曾是共享租衣平台衣二三的廣告語, 但如今衣二三的發展卻並不「亮麗」。北京商報記者近日發現,共享服裝平台衣二三開始以服裝全新售價的0.5-3折價格銷售二手服裝。業內人士認為,沒有了資本的高光,共享租衣平台開始尋找新的現金流,不過在二手服裝銷售清冷的情況下,這並非明智之舉。

從上述舉例來看,服裝的標記售價為劃線價的0.7-2.1折左右。二手服裝與劃線價之間數百元的差額則需要衣二三的運營來補給差額。北京商報記者查閱衣二三的收費信息看到,衣二三主要以會員制包月換衣服務為主。即會員按照連續包月、季卡、年卡分別支付499元、1388元、4888元成為會員后,在會員期內享受時裝包月換穿服務。

但在近兩年來,共享租衣領域已經很少傳出融資消息。公開數據顯示,2015年,該行業有衣二三、多啦衣夢、魔法衣櫥、愛美無憂、有衣等十多家共享租衣公司。上述項目中大多數已經倒下,僅剩下女神派、衣二三等個別的頭部公司。 在業內人士看來,租衣服務屬於訂閱式消費,市場有需求,但受眾略少。共享租衣項目要想躲避倒閉的雷區,要適當轉換運營思維。

在2017年共享單車掀起共享潮后,共享租衣行業也得到了資本的青睞。其中,2017年9月,成立僅兩年的衣二三就拿到了共享租衣行業最大一筆投資——來自阿里巴巴領投的5000萬美元,共享租衣領域再次迎來高光時刻。此後,衣二三繼續獲得多輪融資。 另外,多啦衣夢在2017年3月宣布獲得了由君聯資本領投、服裝品牌拉夏貝爾跟投的1200萬美元A+輪融資。2018年,女神派也宣布獲得融資。

張書樂進一步表示,儘管二手服裝一直在強調與洗衣公司合作,收回的服裝會進行專業清洗,但是衛生、折舊等其他原有的影響,或許會造成二手服裝交易量較少。 另外,一位回收行業從業者曾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二手、回收行業中,主要是奢侈品、數碼產品等,較為平價的服裝並未佔據交易主流。

1折出售折價賣衣誰買單在經歷了一段時間的火熱后,共享租衣似乎也走入了瓶頸期。北京商報記者近日發現,衣二三在淘寶開設了官方優品店,該店被分類為「閑魚優品」,而閑魚是閑置交易平台。據悉,衣二三的官方優品店主要銷售二手服裝。其中,一款LycheeFizz水綠色針織衫標記售價為49元,劃線價為456元;一款KOMILINE的藍色中長款圓領毛衣標記售價為59元,劃線價為799元;另外,一款Jethro黑色魚尾擺連衣裙標記售價為169元,劃線價為799元。

今日关键词:郑爽工作室声明